文藝

【桑明慶】記憶中的土坯房

2019-08-04  關注:20
掃碼手機訪問 掃碼手機訪問
   最近有事在鄉下老家小住一段時光,一天到村里的大街小巷中走了走,看到村里鄉親們的住房絕大多數蓋成了磚混水泥房,有的甚至是水泥框架,很難尋找到當年的土坯房了。
    在我從小的記憶里,村里家家戶戶住的大部分是低矮的茅草土坯房,又潮又濕,很少有用磚蓋的房子。
    土坯房一般是先用片石奠地基,再用石頭壘墻,壘到一半左右再用土坯往上壘,直到房沿,這樣避免了水對地基的侵蝕。土坯房墻厚,村里人叫“三七”墻,里面冬暖夏涼。這對于面朝黃土背朝天的鄉親們來說,這樣的房子就是他們遮風避雨的港灣,安居樂業的樂園。
    當時物資及其潰乏,少吃沒穿,蓋一座土坯房是鄉下農家人夢寐以求的事情。記得小時候我家人口大,有父母奶奶和我們姐妹兄弟共9口人,全家住著5間土坯房,又低又潮,逢雨天外面大下,屋里小下,父母經常唉聲嘆氣地說啥時候咱家能住上不露雨的房子。5間土坯房,里間二間外間三間,外間堆放著犁耬耙等農具,里間既是臥室又是廚房,一間大土炕像是一座小舞臺,每天晚上我們幾個姐弟在小舞臺上瘋耍,翻筋斗,捉迷藏,亂似猴毛,母親總是吵我們,說9口人住在這破房里,要吃沒吃,要穿沒穿,你們也不發愁,還整天亂瘋。聽了母親的話后,我們幾個姐弟分別“唉唉”作出發愁的樣子,母親又問我們這是作啥,我們說你不是讓我們發愁嗎,母親聽后笑不得。真是孩子不知大人心,少年不懂煩惱事。隨著我們年齡的增長,5間土坯房已不夠住了,院中有一塊閑地,可以蓋3間房子,父親從頭年秋后就準備著蓋房的材料,自己起石頭,自己燒石灰,自己抱樹,到第二年開春,所有的建材準備的差不多了,就差土坯了。土坯是當時蓋房的主要材料是不能少的,這需要請人幫忙才能完成的。我家有一個遠房的姑父叫新生,上過縣高中有文化,心靈手巧,是村里有名的泥水匠人,壘磚砌墻打水泥,樣樣都行,當時他30來歲,細高個,黑長臉,留著一邊倒的發型。他舍得出力,脾氣又好,村里誰家修房蓋屋只要找他,他都滿口答應,我家打土坯自然要請這個姑父了。打土坯在我們那里叫砸坯,這既是技術活又是出力話,不是誰都能干好的。首先要選擇季節,一般是春天或秋天,不冷不熱,雨水少的時候,這是砸坯的黃金季節。其次是選址,要選黃土厚沒有小碎石的田地。其三是洇水,就是要在選好的田地里,挖一個二米見方的淺水坑,用水洇透,等洇透水的土不干不濕時再砸坯。
    砸坯開始的那天,春光明媚,溫和的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田野里麥苗綠油油的正在返青撥節,岸邊的桃樹正在開花,桃紅盡染枝頭,一縷春風吹過,送來挑香撲鼻。新生姑父脫掉外面厚厚的的毛衣,上身只穿一件秋衣,他擼起秋衣袖子,一雙小臂上露出暴起很高的青筋。只見他在洇透水的土坑邊,鋪上一塊平整的石板,上面擱上坯模,撒上草木灰,開始往模子里填土,填好士后,新生姑父往雙手上輕輕吐了口唾沫,雙手緊握坯杵手柄,用力提起,然后猛力砸下,坯杵砸下發出“咚咚”的聲響,像天空打下的悶雷,震得腳下田野都在顫抖?!斑诉恕比南?,一塊土坯就砸好了,然后去掉坯模子,搬走碼好,曬干后就可以用了。砸坯通常要三個人一組,一個人負責放模填土,一個人負責砸坯,一個人負責搬運壘碼,累了就交換一下角色。
    砸坯是一個非常出力累人的活,坯杵15斤左右,一天要砸600塊左右的土坯,坯杵要提起砸下2000次左右,等于一天要提起30000斤的坯杵,所以誰家要雇人砸坯,都要蒸一大鍋蔥花玉米窩頭,隔三差五還要有一頓白面饅頭,中午要吃手搟面,半晌還要送干糧,自家人舍不得吃,也要讓砸坯的吃好吃飽。那年我家砸坯送干糧一般是送油餅,母親烙餅很認真,從面甕里挖出二升面,在面盆里加溫水,左手倒水,右手攪拌成面絮,然后左右回轉攪成面團,揉得軟硬適中,做到手光盆光面光時,用濕籠布包裹餳上20分鐘,再用搟面杖搟成薄厚適中的面片,撒上油鹽蔥花,再卷成長條,分成若干個小面團,搟成薄厚適中的面餅,再上鏊子烙。母親烙的油餅不薄不厚,不軟不硬,上下兩邊油糊糊的,透著蔥花的香味。每次送干糧時人還沒到,油餅的香味就到了,姑父總是大聲喊:“嫂子烙的油餅到了,休息一會吃餅了!”砸坯的幾個人,每人兩張,他們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然后喝上幾碗米湯,拍拍肚皮,打個飽嗝,繼續干活。
有了土坯,大梁,檀條,椽子,瓦,門窗等齊后就可建房了,這就要請砌墻的匠人,還要請和泥搬運土坯的小工。我們村砌墻匠人最好的要數害的叔叔,他50來歲,瘦高個,長圓臉,光頭,一雙臂膀比一般人的長,一雙長滿老繭的手持別有力。他壘墻技術很高,干活快,誰家蓋房都請他把大角。把大角壘墻是第一“匠人”,墻角要垂直,不能歪偏,同時還要負責角兩邊壘墻的質量,兩邊的土坯墻既要直又要平,一層一層的均勻,不能攪層,不能凸凹。害的叔叔壘幾層就要拿出滴溜錘錘一下墻角直不直,他右手高高提著滴溜錘的一端線繩,閉上右眼用左眼順著滴溜錘的線,沖著墻角仔細的看,如發現墻角不直就立及糾正,所以害的叔壘出的墻像尺子打的一樣筆直筆直的。
    墻壘好后就要上梁了,上梁可是心儀大事,主人要隆重舉行儀式,梁上要系上紅布貼上紅紙,要請人在紅紙上寫上吉祥的話語“上梁逢吉日”“青龍纏玉柱 白虎架金梁”,還要放鞭炮。女主人要磕頭脆拜,還要點上三柱香,祈求蓋房平平安安。鄉下農家人把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都寄托在了這承載千萬斤橫夸日月的大梁上,寄托在這遮風避雨的土坯房中。
    上梁后就是上檀條、定椽子、上葦薄、上白泥、扣瓦,土坯房主體工程就建好了。建好后屋里屋外要用紅麥秸泥膩一層,條件好的再用白石灰泥膩一邊,就算全部完工,等曬干了就可以住了。
    信步在街上閑走,來到了村北我三大爺家小院的門口。三大爺三大娘故去多年,小院早已沒人居住,從低矮的圍墻望去,滿院荒草萋萋,墻角那棵老棗樹依舊盤曲多姿,枝丫重疊,一股殘枝伸出墻外,隨風搖曳,像是在等待主人的歸來。五間土坯房在夏日夕陽照耀下顯得非常蒼老,墻皮大面積脫落,露出清晰的土坯,像是老人臉上道道皺紋,無情的歲月侵蝕著這座老房,窗戶玻璃破碎,門扇破損,門口一把舊鎖銹跡斑斑,鎖住了一屋子的春秋。透過夕陽看去,老屋是由很粗很粗的木頭搭建起來的,那一根根粗實的橫梁支掌著這座老屋,屋頂披著一層灰色的瓦,一條條清晰可見的紋絡,像是歲月的脊梁。
    距三大爺家老屋不遠處又有一座土坯房,我走進小院看到,這座土坯房已是裝修過的,外面墻用白石灰泥新粉過,屋里墻面用新型材料粉刷,屋頂是塑料扣板吊頂,地面是瓷磚鋪地,門窗都是鋁合金材料做的,臥室放著一張席夢思床。這家主人是我遠房的一位老嫂,今年85歲身體不錯,老伴前幾年去世。她的幾個兒子都在市里居住,兒子們幾次接她去市里居住她都不去。她對我說市里有啥好處,人多的喘不過氣來,鄰居一個也不認識,見面連話也不說,天天跟住監差不多,你看我住的土坯房墻厚,冬暖夏涼,住這樣的房子心里踏實,你再看看我的小院多寬敞,我種的有豆角,茄子,南瓜,想啥時候吃都現成,沒事還能出門跟老街房說說話,我才不去市里住的。說著老嫂伸手給我摘下一支頭頂帶有小黃花的嫩黃瓜。
    滄海桑田,世事變遷,隨著光陰的流轉,土坯房已漸行漸遠了,取爾代之的是一幢幢各式各樣的小洋樓和別墅,可土坯房留給我們的是那一縷縷溫馨的記憶 她承載著多少農家人的鄉愁。
 

我要評論

爆料平臺

掃碼關注315消費文化網
新聞熱線:13401086968
郵箱:kjxxb2008@126.com
歡迎網友投稿爆料

視覺焦點

意見建議 返回首頁
高潮喷吹中文字幕在线视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