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世人夕照嘆霞晚 樂老林翁著墨花

2021-02-23  關注:12365
掃碼手機訪問 掃碼手機訪問

前 言

張喜森老師是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靈寶作家協會顧問,新年伊始,特推出一期??c君共勉。

世人夕照嘆霞晚,樂老林翁著墨花

——記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張喜森先生


蘇旭升


一副眼鏡襯托出儒雅的氣質,明亮的眸子流溢著特有的神韻。從見到他的第一刻起,我便一直在懷疑這位眼不花、耳不聾的老人,他已年近耄耋?他有著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中國書畫家聯誼會會員、靈寶市書畫院副院長、靈寶市書法家協會顧問、靈寶市作家協會顧問等眾多頭銜,而他真正的職業卻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農民。


他叫張喜森,筆名樂林,墨耘齋書畫社主人,出生于老靈寶縣城。12歲那年,他作為一名三門峽黃河大壩庫區的移民,隨家遷居敦煌。而作為一個孩子,他絕對不可能意識到,1956年2月2日“龍抬頭”的那個早上,往西呼嘯而去的火車會將他帶到一個什么樣的地方,會給他的人生打上一個怎樣的藝術烙印。

立志“莫高窟” 學書桃林縣


在那“風吹石頭跑,黃沙漫天飄”的敦煌,移民生活之艱苦可想而知。幸運的是,艱苦的日子里,作為商業服務人員的父親對張喜森的學習要求卻一直沒有放松,聰明的張喜森深刻領會父親的良苦用心,學習成績總是名列前茅。


一個周末,張喜森去敦煌縣城王同學家玩,恰遇同學在練習書畫,他瞬間被那筆端汩汩流出的線條吸引了,便如癡如醉地看著王同學練習書畫,對同學的羨慕之情溢于言表。臨了,他拿起同學的毛筆比劃著,摸著同學的作品愛不釋手。見他那么喜歡書畫,王同學便說:“下次李老師帶我去莫高窟看壁畫時,我帶著你一塊去,那里的畫才叫精彩,保準讓你驚訝?!?


在那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困厄年代,他揣著一顆渴望的心走進莫高窟,雖然早有準備,但是張喜森還是被那富麗多彩,各種各樣的佛經故事、山川景物、亭臺樓閣等建筑畫、山水畫、花卉圖案、飛天佛像等壁畫震撼了!面對如此宏偉的藝術寶庫,他怎么能不激動萬千,怎么能不流連忘返呢。


世界上還有這么好的東西?佇立在一個斑斕的飛天畫面前,十多歲的張喜森久久不肯挪動,他竟忘記了自己是在景區,忘記了自己還要回敦煌縣城的。莫高窟距離敦煌縣城四十里路,晚了就無法回縣城的家了。但是小小的他卻被那繪畫徹底迷住了,雙手托著腮幫,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洞壁,心里卻在默默地念叨,如果我也能畫出這么漂亮的東西該多好!如果我的繪畫作品能夠展示給世人該多好!


后來,在王同學書畫師傅李老師的一再催促下,他才依依不舍地離開了莫高窟,那顆藝術的種子卻在張喜森的心里扎了根。


那以后,只要一有機會,他便隨大人或者同學去莫高窟,每次,父親給的零花錢,他不買糖球吃,不買風箏玩,全都用到參觀莫高窟的壁畫上了。眼睛盯著高高的壁畫,小手指卻沒有片刻的停歇,在手上模仿比劃。再后來,李老師教王同學練習書畫,張喜森便在旁邊觀看。大氣的李老師毫不介意張喜森的“偷藝”行為,反而將一些力所能及的裝裱活讓張喜森去做,張喜森問到什么書畫問題了,也會及時給以解答。就是在那樣的環境里,就是在耳濡目染的情況下,張喜森學得了最初的書畫技術,對于山水畫、花鳥畫、古建畫都有了初步的認知。


人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敏于言而疏于行,只愛說不愛做;一類敏于行而訥于言,不一定愛說但會去做。所以,這個世界上永遠會有只說不干的,也永遠會有埋頭苦干的,張喜森無疑屬于后者。他,已經將自己的人生完全交給了這個讓他癡迷的書畫世界,愛書畫,因為熱愛所以熱愛。


時間久了,父親見他癡愛書畫,便托人找來書畫技法的小冊子,讓他臨摹學習。張喜森不用人督促,一有空閑,就抓起毛筆自己練習。放學回家,也將其他孩子玩耍的時間都用在了學習書畫上。


敦煌是藝術的源泉,是書畫的殿堂。每年暑假,世界各地美術院校的師生紛紛來到莫高窟、月牙泉寫生。老師們面朝壁畫,驚訝癡呆的樣子;學生們面對畫板,聚精會神的樣子,都牢牢地印在了張喜森的腦海里,他渴望那入迷的樣子,他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他們中的一員。每每此刻,他仿佛已經成為了那些學生中的一員!


然而,現實卻不允許他那么癡迷于書畫。1963年,離開溫飽難繼的敦煌,高中沒有畢業的張喜森隨家人回到靈寶。通過協調,他以農民的身份住到了尹莊婁下村,每天隨大人下地勞動,賺取工分,討得生活。白天,繁重勞動能夠使他的身體疲憊,卻不能夠壓垮他內心里那顆藝術種子的萌動;休息時,詩詞歌賦、毛澤東語錄等一切能夠找來的書籍,會洗去暫時的勞累;晚上,那些書畫類著作會讓他精神靈動、思維飛躍,筆墨紙硯會使他意氣風發、志向奔騰。


那個臘月二十三,小年,母親買回來一對門簾、一沓子窗花,說是過年給家里添喜慶。打開那圖畫,張喜森大失所望,動物沒靈氣、山水走了樣,這樣的東西也能上集市?怎么對得起買家?他暗下決心,自己畫門簾、窗花。很快他將端莊大氣的人物、栩栩如生的花鳥、汩汩有聲的山水搬到了門簾、窗花上,大受鄰家大姑娘、小媳婦們歡迎。接著他便利用農閑時間自己刻模板、印制門簾、印刷窗花,母親將門簾、窗花拿到集市上去賣,大大地補貼了家用。誰家有特殊要求了,他便精心作畫、題字。


一次,鄰村一家結婚之禧,邀請張喜森畫門簾。用了好幾天時間才畫好的幾個喜慶場面,剛剛添上字,就被父親潑了一盆涼水:“你的字忒丑了,配不上你的畫!”


看他情緒低落,父親頓了頓說:“書畫是不分家的,再好的畫,也離不開點睛的幾個字去注解,書法能夠為你的繪畫增添相當大的色彩。你要加強楷書和行書的學習,要規規矩矩地學,古代大家也都是書畫兼修,互為補充的……”


那以后,他在心里寫下了:永以為銘。下地干活,他會隨身帶上字帖,歇晌了,別人在玩,他卻坐在樹下,左手捧起字帖,右手用樹枝當筆照著字帖比劃。春天里,新翻的泥土松軟,他邊比劃,邊體會“錐劃沙”的感覺,泥土上留下了深深淺淺的點、橫、豎、撇、捺的筆道。冬天里,下了大雪,他便用手指在雪地上練字,手指發僵也不為所動。雪地上的字,像鴻雁留下的腳印,端莊又不失瀟灑。這一練,幾十年如一日,院子里的青石板成了他白天的書桌,玻璃罩煤油燈成了他夜晚的伴侶。他把柳公權、顏真卿、黃庭堅、蘇東坡、王羲之等的墨跡碑帖臨了一遍又一遍,書藝不斷長進。真正做到了筆耕不輟耘墨香。


欲求木之長,必固其本;欲得水流遠,必深其源。在不斷的自我揣摩中,張喜森還先后遠赴上海、北京拜名家盧中南、張海、于曙光、李松、劉藝、張永明等為師,潛心研習書法。數十載風雨無阻,辛勤耕耘,博采眾長。同時將傳統文化的精髓融入自我書畫之中,張喜森逐步形成了自己集端莊、秀麗、飄逸之氣于一體的獨特風格。


先繼承,后發展。無疑,張喜森選擇了一條正確的書畫之路。松影搖波長案,滄浪泉流墨池。真、草、隸、篆、行,無不精通,尤以楚篆見長。以書入畫,筆精墨妙,不入俗套,自成韻味。取先賢精華,納乾坤靈光,集百家之長,成自家佳釀。


因為他的畫畫得好,字寫得好,縣里一些機關部門辦展覽,布置櫥窗,出社火,凡是需要畫山水、花鳥、古建畫,寫毛筆字的活,或找上他的家門,或托人一定要請到張喜森。他的知名度越來越高。


耘墨“護衛艦” 展采三門峽


2015年11月13日上午。浙江舟山某軍港。中國自行設計的新型導彈護衛艦首艦,舷號593艦入列命名授旗儀式正在舉行。


艦長許濤、政委高新樓代表全艦官兵講道:“我們會牢記強軍目標,努力在今后的工作中發揚中華民族的‘砥柱’精神,將首艦的‘種子’作用發揮好,在維護國家主權和海洋權益斗爭中砥礪鋒芒,努力把‘三門峽艦’鍛造成一支勇當先鋒、能打勝仗的海上利劍,鍛造成真正的‘中流砥柱’?!薄叭T峽艦”正式加入人民海軍戰斗序列。


對著電視機畫面,張喜森笑了——“三門峽艦”的如期入列下海有他的一份辛勞?!叭T峽艦”上那幅以“黃河三門峽 美麗天鵝城”為主要背景,充分體現三門峽元素的畫作,是他指導徒弟杜惠民幾易其稿才畫成的。


當河南省主要領導獲悉導彈護衛艦首艦要以“三門峽”命名時,立即安排三門峽領導:讓三門峽元素在護衛艦上得到最大展示!將軍地雙擁關系充分體現!


2014年初的一天,張喜森的徒弟杜惠民接到了為三門峽護衛艦作畫的邀請函,杜惠民第一時間找到師傅說明情況。張喜森二話沒說:為軍艦作畫是關乎國家利益、人民利益,關乎國防安全、軍地雙擁的大事情,領導能夠將如此重大的任務交給你,是對我們的肯定和抬愛啊,我們定當竭力而為,不拖后腿!


“為了最大限度地在‘三門峽艦’上體現三門峽元素,三門峽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都如此重視,親自安排部署,我們師徒能夠出一份力,實在是榮幸之至的事情……”張喜森對筆者說。


接到任務之后,他們師徒便開始了夜以繼日的研究,共同商議如何在“三門峽艦”上體現三門峽元素。


這個杜惠民是張喜森最為得意的學生。因為家庭貧困,高中沒有畢業便輟學在家,整天悶悶不樂,對自己的前途命運、人生規劃極其憂慮,將自己關在家里誰也懶得見。父母見他太過難受,怕出問題,便帶他找張喜森拜師學畫?;叵胱约寒斈暌驗閲胰隇暮Φ葰v史問題沒有完成學業,張喜森對同樣沒有完成學業的杜惠民深為同情,愛之有加,傾其所學教杜惠民學習山水畫、古建畫技法。哪里有需要繪畫時,便帶上杜惠民一起參與,那些不太關鍵的節點,杜惠民會先行作畫,那些表現力不夠到位的地方,張喜森會手把手地點撥指導,在形影不離亦師亦友的熏陶下,頗具靈性的杜惠民,山水畫的進步很快。


幾十年間,三門峽靈寶以及周邊地區的許多黨政機關、學校醫院、廟宇樓臺都留下了張喜森、杜惠民師徒孜孜不倦的身影,杜惠民在三門峽地區的名氣也慢慢地旺了起來?!叭T峽艦”的作畫任務,領導找他們師徒去完成,沒有找錯人!


艱苦的構思中,師徒二人頗費心神。三門峽的諸多元素中,具有代表性的黃河大壩是必須要有體現的;中華民族的“砥柱”精神中,大壩下游的“中流砥柱”也是不能夠或缺的。杜惠民頂著初夏的陽光在三門峽大壩觀察了三天,描摹了三天,回到家與張喜森細細揣摩了兩天,師徒二人幾乎同時發現了問題——“砥柱精神”是不能夠最大限度代表三門峽元素的,尤其是不能夠反映三門峽傳統文化的!


打倒重來!張喜森無法接受不完美的畫卷。


杜惠民便不顧雨天路滑,也不管烈日當空,往返于三門峽、澠池、陜州、靈寶之間,實地描摹、現場拍照、走訪老人、查閱史料。又經過五天的辛苦奔波,杜惠民才在張喜森的點撥下再次開筆:畫作在體現三門峽大壩,“中流砥柱”的同時,融入了老子文化、仰韶文化、虢國文化、函谷關等三門峽的歷史文化特色元素,較好地以山水、古建相融合的技法表現了三門峽在中華民族精神中的特色。


畫作完成的那一刻,師徒二人擊掌相慶,長出一口氣。


第二天,抱著精心創作的“中流砥柱”,杜惠民哼著小曲去向三門峽領導交差。車窗外,快道邊,一塊塊碩大的廣告牌飛快而來,又疾馳而去。


忽然,一輛汽車追了上來,頻頻打著喇叭示意停車。


副駕駛車窗打開了,師傅張喜森喊道:“停車,停車!”。


一聲急剎車,一個緊急變線,杜惠民將車停在了人行道上?!罢α?,張老師?”


“回家,回家再修改下,作品還不行!”


“您想到什么了,張老師,作品還要改什么呢?再說,領導已經在催促了??!”杜惠民有些不理解老師的行為。張喜森是雇了一輛出租車追來的,就為了再修改一下已經改了幾次的畫作。


“你看看車窗外的廣告牌,哪一副上沒有天鵝?我們在為‘三門峽艦’找三門峽元素,白天鵝咋能少呢?”張喜森陰沉著臉,對自己的疏忽大意感到無比的懊惱。


又是打倒重來!


又是兩天兩夜的苦戰。終于,一副以“黃河三門峽 美麗天鵝城”為主要背景,以三門峽大壩和象征中華民族精神的砥柱石為主要表現點,同時融入仰韶文化、虢國文化、老子文化以及寶輪寺塔、函谷關和三門峽的城市名片——白天鵝等元素的力作完成了。整幅作品恢宏大氣,寫意與工筆重彩融合一體,造型簡練、色彩斑斕、線條優美,于華麗典雅中別具高古浪漫之意,具有極強烈的現代氣息,淋漓盡致地將三門峽厚重的歷史文化和生態宜居的現代之美展現在了世人面前。


后來的事情無須贅述,領導很滿意,2015年11月“三門峽艦”帶著張喜森師徒的畫作,帶著中華民族的砥柱精神加入人民海軍的戰斗序列,遨游在蔚藍的海面上。


書品看人品,態度見高度。熟悉張喜森的人都說他:忠厚老實,不事張揚,有一股牛勁;治學嚴謹,持才不傲,蘊一身正氣。


心中一旦植善根,人生必定枝葉茂。

奉獻新社會 回饋新時代


張喜森認為,“贈人以玫瑰,手必有余香”,自己是農民,必須要用習得的技藝回報社會、奉獻家鄉、回饋時代。


近年來張喜森在全國各種書畫大展大賽中屢屢獲獎、頻頻入展。2003年,獲“武當山”杯全國書法大賽優秀獎。2004年,張喜森的書法作品入展“紀念鄧小平誕辰100周年”全國書法大展。2005年,他的書法作品入展“書法導報”社舉辦的國際書法大展;入展韓國第二屆國際書法大展。2006年,張喜森的書法作品獲中國美協、中國書協舉辦的第四屆特奧會全國書法大賽金獎。2007年,他的書法作品入展由中國書協主辦的“首屆全國老年書法展”。2008年,他的書法作品入展“全國楚簡帛書大展”;2010年,他的書法作品入展“全國供銷杯書法大展”。諸多作品發表在“中國書法報”“書法導報”“中國書畫報”,無數作品編輯進全國展事作品集。


隨著書畫藝術境界的不斷提高,張喜森的名氣也在越傳越遠,越傳越大??伤麜r刻不忘提醒自己:“靈寶的水土養大了我的身,靈寶的水墨滋潤了我的筆,為報答這養育之恩,我就要用手中的筆墨為社會、為家鄉多做貢獻?!倍嗄陙?,除了潛心書畫藝術的研究與創作外,張喜森一直不遺余力地參與三門峽市內外的文化交流和文物修繕工作,帶出了杜惠民等一批書畫藝術愛好者,很好地傳承了中國的書畫藝術。


每年春節前,只要身體允許,張喜森會從臘月二十開始,帶上學生到農民街,擺開桌子,自備毛筆和紅紙,為路人義務書寫春聯。同時,張喜森還積極主動地到縣文化廣電旅游局、到各個學校義務書寫春聯。三門峽各縣市的城鄉居民貼的春聯中,不少都是張喜森的作品。他寫的春聯多用行楷,豪放肆意中不乏清逸舒展??此麑懘郝撌且环N享受,多年來沉淀的繪畫、文學、人文等修養融進書寫之中,以心作書、物我兩忘、率意揮灑,觀眾會不自覺地被帶入藝術的境界里。士、農、工、商、學各個群體都很是歡迎,大家都把能得到他的一副春聯作為新年的第一份幸福。


張喜森的名氣在變大,各地的寺廟、祠堂、學校、園林、公園等來請他作畫題詞的,也在增多。每有人約,他總是謙遜地記下對方的要求,慢慢揣摩,待胸有成竹之后才前往作畫題字。他認為,作品書畫在建筑物上,不像在桌面宣紙上,有遺憾還好修正,存放時間也不長。把書畫做在建筑物上,留在人世間的時空可就無法估量了,必須要耐得住時間的打磨,經得起后來人的品評。


1985年秋,張喜森為“靈寶縣委招待所”大廳畫壁畫,一棵昂昂然的迎客松剛剛布置到大廳,第二天,國家領導人胡耀邦就到了靈寶,入住“靈寶縣委招待所”。當看到那棵翠色欲滴的黃山松時,總書記特地駐足觀看,聽說畫作出自農民之手,總書記開玩笑說:“我以為你們搞形式主義,弄的盆栽呢,高手在民間??!”


總書記的肯定,給了他莫大的鼓勵。幾十年來,張喜森書畫的建筑標志物不下500個。他領著徒弟們先后為洛陽邙山、靈寶燕子山、亞武山、陜州高陽山等景區的碑樓,為函谷關、鴻巖寺、老子文化館等關樓廟宇書畫了許多古建彩繪,題寫了大量的匾聯文字。還為紅色教育基地,為火車站、文化廣場、樓堂會館書畫了無數壁畫。


張喜森的意愿實現了,他的名字和作品不僅走進了三門峽市書畫名家的冊頁,走進了《書法導報》《中國書畫報》,而且走到了各地的廟宇關樓、名勝古跡。他培養的學生像杜惠民等成為各級美協會員、書協會員,正像他一樣在用筆墨書寫著新時代的輝煌篇章。


耘墨之家,每有傳承,習書作畫,氛圍尤濃。在張喜森的墨耘齋書畫工作室里,兒媳為他研墨、兒子為他鋪紙,三口人同習書案、即興交流、其樂融融的場面經常會出現,這或許就是張喜森墨耘齋中濃厚書畫氛圍的真實寫照。也就是在這種氛圍里,就是在這個農家院里,老輩祥和、小輩孝順,家庭幸福。連續多年以來,靈寶市委市政府敲鑼打鼓送來了“靈寶最美家庭”“靈寶好媳婦”等獎牌。


書畫藝術可以寄托精神世界,提高審美情趣,增加個人修養。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墨耘齋書畫藝術,讓張喜森的家庭和諧、事業完滿、身體康健。


意境超然自成韻,墨癡情濃皆歸真。張喜森說,書畫同源,皆由心生,書畫已經成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書畫里我收獲了無數朋友、和美家庭,得到了樂趣、健康、知識和正能量;書畫讓我傳播了文化,發揚了傳統,實現了價值。我會生命不息,書畫不止的,那才是筆墨生命的本真。


“我今年78歲了,眼睛沒有遠視,也沒有老花,眼鏡還是數十年前的輕度近視鏡,這都拜書畫藝術所賜??!”再次審視眼前的老人,一種不知名的東西在我心里隱隱膨大。


進入他的墨耘齋書畫工作室,猶如到了傳統文化博物館,形式多樣,精彩紛呈的書畫作品讓人感嘆不已。


“即興展示一副字吧?”對于我的不情之請,他在笑瞇瞇的眼神中:筆走龍蛇躍滄海,信手拈來便出彩。傾刻之間就完成了一副疏密得體、布局嚴謹、行云流水般的詩作書法作品,拍案叫絕之余,悠然心會,妙處難與君說。


但見其詩曰:

世人夕照嘆霞晚,

樂老林翁著墨花。

青龍日昏能行雨,

老柳根茂也開葩。

 

我要評論

爆料平臺

掃碼關注315消費文化網
新聞熱線:13401086968
郵箱:kjxxb2008@126.com
歡迎網友投稿爆料

視覺焦點

意見建議 返回首頁
高潮喷吹中文字幕在线视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