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張尚蘭】感受山地

2019-03-03  張尚蘭  關注:3
掃碼手機訪問 掃碼手機訪問

【張尚蘭】感受山地

 

山不是沒爬過,但多是著名的風景區,走的是水泥路,上的是石臺階,人文多于自然,所以,雖說也興致勃勃但似乎千篇一律少了些情趣。肖街出門見山,沒有任何人工斧鑿的痕跡,完完全全是山的本體,保持著原始山的野性,這便讓我們真真的回歸了自然。

一日飯后,我和一位文友相邀去爬山。出門向西,有一條一米多寬的路,還有一條羊腸小道。我們選擇了后者,向著那座最高最險的城堡似的山峰爬呀爬。腳下坎坷不平,路邊荒草叢生,我們幾乎是在荊棘草叢中穿行,還不時有酸棗叢擋住去路或咬住不放。

開始,看到那些紅紅的酸棗就想摘,可越摘越多,路也越來越難走,我們便顧不得了。正往前走著,突然撲楞楞一聲把我們嚇了一跳,原來是一群野雞被驚飛了。一只、兩只、三只……一個個肥碩無比、毛羽光艷甚是可愛。它們拖著沉重的身子咯咯地歡叫著飛向遠方。來時我們害怕,問房東山里有沒有狼,房東說沒有狼,這幾年政府為保護動物下令收了獵槍,兔子野雞倒是不少。如今果不其然。我為山民們能與這里的動物這里的大自然和諧相處溝通無限而感到高興,畢竟是二十一世紀的農民了,野蠻和殘忍的獵殺習性早已離他們遠去,現代文明的種子正在這里生根發芽。

上了一段坡,前邊有一小片土地,我們想到那里歇息一下,于是便相互攙扶著走到了平地上,找了一塊大石頭坐了下來。往下一看,兩個人不由都哈哈大笑,原來扎了滿滿的兩腿刺,把我們都變成了刺猬。那是一種叫“鬼圪針”的家伙趁我們爬山時悄悄地沾上了我們,讓我們不知不覺中作了它們繁衍后代的傳播者。

【張尚蘭】感受山地

我們正在閑聊,突然聽到一陣喳喳聲,循聲一望,不遠處兩只花喜鵲在朝著我們歡叫。山里的喜鵲怎么那么大個兒,比我小時候在平原見過的喜鵲大多了。況且,這家伙也不怕人,當著我們的面竟然打情罵俏,情哥哥蜜姐姐的沒完沒了。

喜鵲叫,好事到,看看去。于是,我們便朝喜鵲走去。見我們走近了,它們飛了,但飛得并不遠,和我們也就兩三米的距離,就這樣,我們攆攆,它們飛飛,我們站住,它們依舊談情說愛,直到走到地的邊緣,前邊是一條深溝,我們過不去了,它們才飛到一棵板栗樹上去唱歌說笑。

【張尚蘭】感受山地

好事果然有,一低頭,草窩里躺著七八個大黃瓜,不是我們平常吃的那種綠色的黃瓜,而是名副其實的黃瓜。金黃金黃的好像一個個大芒果好看極了。開始,我們不知道是不是山民們種的所以不敢拿,可后來一看還有好幾個已經爛掉了,瓜秧也早已干枯。我猜想:其一,是誰無意中丟到地上一粒種子,這粒種子便在這貧瘠的石縫中發芽生根開花結果了。那么,它是無主的,我們可以拿。其二,也許是主人有意種了一棵瓜,但瓜秧沒有按主人的旨意往地上爬反而爬到山坡的草叢中去了,這樣在草叢之下它開花它生兒育女誰也沒有發現它。草敗了葉落了才裸露出它們美麗的酮體,而山民們早已過了收獲的季節忙別的去了,把它們棄之荒野任其腐爛,這么說來我們也可以拿。找到了拿的理由仍不踏實,為了表示不是偷盜,我們把八個瓜整整齊齊地排在地頭,金燦燦的一大溜像一段金色的墻,然后對它們評頭論足給它們打分排名次,最后只取了其中最漂亮的一個,準備拿回家放在桌子上當擺設。如果有朋友問我那叫什么?我就說不知道,是太行山送給我的金娃娃。

【張尚蘭】感受山地

(作者:張尚蘭,1980年發表短篇小說《接老伴》。1990年加入河南省作家協會。先后在《農民日報》《中國青年報》《河南日報》《莽原》等紙媒發表小說、散文、報告文學等三百余篇,并多次獲獎。1994年任安陽縣文聯副主席并主持工作。1997年出版小說散文集《金秋》,2003年出版長篇小說《蛻》)

 
 

我要評論

爆料平臺

掃碼關注315消費文化網
新聞熱線:13401086968
郵箱:kjxxb2008@126.com
歡迎網友投稿爆料

視覺焦點

意見建議 返回首頁
高潮喷吹中文字幕在线视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