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清明節有話說給父親

2019-04-13  關注:0
掃碼手機訪問 掃碼手機訪問
文/劉安慶

日歷上為啥要設“清明”?
清明節為啥這么莊重?
這天,
政府公休,高速放行。
 
國家這天要緬懷先烈,祭奠英雄,
百姓這天要忙著“探親”,會見“先人”。
因為只有這天,
陰陽兩界可以“互通”!
 
為什么要有父親?
上帝叫他來繁衍人類,
人類塑他,讓孝子感恩!
父愛如山,
養兒才知父母恩!
 
每個人都有父親,
我的父親苦大恩深。
每年都有清明,
今年清明我有話與父親溫存,
今年我已63歲,
對父親的思念與日俱增!
 
思老天對你幼時的不公,
念你對我幼時的恩寵。
在你面前,
我永遠是一個長不大的孩童!
 
你與我們已“失散”了十六個年頭,
你現在是住“安樂府”?
還是在“度假村”?
今天,我有話說給你聽:
 
你的一生;
沒有顯赫功名,而是默默無聞;
沒享富貴榮華,而是一世清貧;
沒生名門望族,而是孤苦伶仃;
不是達官顯貴,而是一介平民;
但在兒子心里,你確是一個大寫的“人”!
達官顯貴只配望你項背,
不可與你平身!
 
你的一生,是心酸苦命的一生,
六歲,正是在父母面前撒嬌的年齡,
我的爺爺卻撒手西行!
撇下你和奶奶,
孤兒寡母、苦度人生。
后聽人說,奶奶靠給人家紡花,
才養活了你的小命!
八歲,本該天真爛漫的頑童,
你卻被本家大伯,每天抱下煤井。
為的是訛一升米,
維持母子生存!
你干的活兒是在井下攉水,
攉著攉著就睡了。
才八歲呀!
你被伯伯心疼的抱在懷中!
 
你怎樣在凄風苦雨中長大?
你受了多少苦難,
遭了多少白眼,
忍了多少欺凌!
你的命怎么這么堅韌!
以后,你又怎樣以常人難以想象的堅毅,
把我們姊妹幾個養大成人,
并給我們修房蓋屋、成家結婚!
這一頁頁悲辛已經過去、早被塵封。
我真沒有勇氣,再去撕裂已結痂的傷痕!
 
你童年就擔起養家的重任,
操勞一世,辛苦終身。
你趕過馬車,是為了養活我們四個饑腸轆轆的后生。
你當過民兵,遭人告密,被日本人用飛機捕到開封。
是老天開眼,才讓你死里逃生!
迫于生計,最后還是重操舊業,在煤礦干了一生!
直到五十三歲提前病退,你已被生活摧殘成一個駝背老人!
想起我高中畢業后,曾怨你幾次不給我報名去煤礦參工,
至此我才明白,你是不愿讓兒子重蹈你過去的一生!
八年前,我也從煤礦退休,步著你的后塵走過了63個年輪!
 
記得我八歲那年,
你用新買的“永久”自行車帶我兜風,
逗得我的笑聲蓋過自行車的鈴聲,
也還記得你在打谷場上用篩子為我扣麻雀,
用荊棘為我捕蜻蜓……
更記得你舍不得自己享用,
用當班糧票為我們姊妹買回小炸魚、焦花生。
那是一個什么樣的年代,
只有每年的中秋節,才能嘗上一口月餅。
這些現在看不上眼的零食,
當時可算得上是暴食天珍!
 
十五歲那年,你我各推一個小車,
為蓋東屋買桐木椽子,跑到林縣東姚,
裝好小車,到采桑村住店已是黃昏。
帶的黃饃干糧已凍成硬冰!
還有用小車去積善村推蓋西屋的紅瓦,
乘涼快夜里趕路,回到家中仍月掛當空。
在汾洪江上連三坡,每車五十塊紅瓦,
我和妹妹一推一拉,
你一人一車獨行。
你過去給我們蓋成的房子,可以說是用血淚鑄成。
如今境況好了,
你當年蓋得四合院已被三弟全部翻新!
 
你與族人共事,厚實本分,樂道安貧。
從不沾人家的光,非得吃點虧,心里才平衡。
退休后,你曾給生產隊喂過一段牲口,
盡職盡責,不要工分。
但隊里按人口分糧,糧款你卻一錢不欠,當面交清;
給村上看機井,你也不計報酬,
你說自己是領工資的退休工人;
給私營煤礦看場地,幾個月也是分文不要,做了順水人情;
不是家里有錢,這是你骨子里固有的稟性!
海軍水泥廠賠咱家的損房款,
哪位村干部截留裝了腰包,你不讓問!
 
有一個街坊蓋房借咱家的是桐木椽子,還的確實梢頭樹根,
你一聲不吭,后來全部做了燒火棍!
還有一個借過咱家錢的鄰居,蓋房時過來幫工,
你硬是把借款當工資全部給人頂清!
當年海軍廠鐵道上跑車,把水泥拋撒到咱家院中,
鄰居肩扛車拉哄搶,你卻不讓我們碰一碰。
我和妻子最后掃了一下尾底,
你氣著用镢頭把門砸了一個大洞。
大聲呵斥“沾人家光,我就是不容!”
那個陣勢,曾嚇壞了咱家做活的木工。
 
這就是我的父親,一生剛直不阿,從不沾光的父親!
你以“吃虧是?!钡囊簧?,教會了我們怎樣做人!
現在只要提起你,咱村人異口同聲:
“那是一個好人!”
當然,你也曾有過一段引以為榮的光景,
文革中你曾當過“工宣隊”、管過紅衛兵!
記得我十二歲那年,曾坐過火車去安陽南關給你送生活用品,
路上我想,你一字不識,怎能管舞文弄墨的人,
哪料你不怒而威,竟被他們奉為上賓。
那派頭,真不亞于一個指揮千軍萬馬的將軍!
這僅是在我記憶里,唯一一次為父親驕傲的光景!
 
托你的庇蔭,我們弟兄三個日子過的還中。
三人成眾,眾志成城。
我們同甘共苦,團結一心。
三個兒子,都未給您丟臉,個個事業有成,
老大曾是紅嶺公司紀委副書記兼黨工部副部長;
小三曾是咱村的黨支部書記兼村委主任;
老二還未退休,正在商界拼搏,水起風生!
 
咱家的三個妯娌,相處得如同親生。
曾替我們三兄弟盡孝,贍養沒有血緣關系的你和我的母親。
三十多年如一日,她們之間沒有過一次磕碰。
那家妯娌能做到,這看似最平常不過的事情。
你走后老宅又兩次并房,我們從未找過族人。
兄弟三人咋說咋成,妯娌們從不摻乎其中。
她們個個心里透亮,為顧全大局而不發聲!
你留下的遺產每人一份,我們真正繼承的是你的家風。
 
不是咱家女卑男尊,咱家妯娌個個精明。
她們懂得給男人面子,也是在踐行你不沾光的遺訓。
如有不妥也是我老大的責任,沒能力給弟妹們擋雨遮風。
也親見咱村一奶同胞乃至孿生弟兄,
老死不相往來,為爭小利往死里拼。
還不如畜生本能,雞犬之聲相聞。
難怪古有譏諷:沒仇不成弟兄。
 
 
你走時給我們置下的產業,
我們兄弟推讓互分,老農具早已過時不用。
有的早已賣了廢品。
二弟分的織布機,寄放在我家快變成古董。
但你留給我們的精神財富,卻歷久彌新!
千載不會變,萬年撼不動,
這無價之寶,會使我們代代受用!
 
現在我也步入花甲,
你三十一歲生我,
我三十一歲生子,
世間竟有這樣巧合的傳承。
記得我小時候,曾騎在你脖子上,給你尿了一身,
不但沒有挨吵,還引來你發自心底的歡欣!
而今,我的脖子上一下子騎上宜銘、宜航兩個孫孫,
盡管他們遠比我調皮,
但我享到的是當年你一樣的歡欣!
 
你健在時,曾遺憾老二沒個男孩,
現在觀念變了,都覺得女孩可人。
還是女孩好,女孩知道疼人,女孩知道讓人省心。
現在老二過得比我倆輕松,你不用操心!
 
那年,你病來的那么急,
頭天晚上還正常吃飯,
第二天早上竟沒了意識,神志不清……
你太累太累了,這一倒下去就再也未醒!
 
我們為你治療,輸液一直輸到不能拔針,
一拔針,液就往外涌。
是怕花錢嗎?你竟一聲不吭,拿命抗爭。
姑姑感動,說停了液吧,你們兒女盡到了孝心。
我們姊妹四個,無力回天,
一直眼睜睜看著你平靜走完七十八歲人生,
直到去世,你都閉口不語,沒有再吵我們一聲!
 
每年清明,我們都會來看你,
為你和母親掃墓、燒銀。
現在冥間銀行都是大額,
成千上萬的幣值,你盡管去花,不用找零。
愿你和母親在天堂過好,不要再吝嗇花錢,
別再像活著時那樣清貧!
 
你上路那天,我曾泣血祭文:
奈何橋上說奈何,零丁洋里嘆零??!
其實,愛得再深,下輩子,我們也無緣再逢!
 
你生養我們三子一女,
隔輩兒,老天又給我們家送來了三個男丁。
你看:在那搶著放炮的是二孫宜航、長孫宜銘,
小孫真誠,不敢放炮,嚇得捂著耳朵,閉著眼睛!
 
以前,我給別人寫詩,撒豆成文,一氣呵成。
怎么今天寫你,就語言蒼白,江郎才盡?
 
我忽然醒悟,贊頌你的詞匯,
中華字庫還未生成!
 
你辛勞一世,喜歡清靜,我不忍心再打擾你,
我就再只說一句話,在兒子們心中,
你永遠是一個大寫的“人”!
 
冥冥宇宙,大音希聲,愿我的泣訴和思念劃破長空,傳向天堂。聽到了嗎?我想你們,我遠在那里的父母雙親!
 

我要評論

爆料平臺

掃碼關注315消費文化網
新聞熱線:13401086968
郵箱:kjxxb2008@126.com
歡迎網友投稿爆料

視覺焦點

意見建議 返回首頁
高潮喷吹中文字幕在线视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