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于春生】連隊的狼狗

2019-05-22  關注:0
掃碼手機訪問 掃碼手機訪問

退伍四十余年了,時常想起連隊的狼狗。

1974年初夏,師文藝宣傳隊臨時解散,我返回所在的連隊——一團一營機炮連。當時,連隊駐地晏城(現在齊河縣)農場。下了火車,連隊的戰士趕著馬車去車站接我。接近營區,映入眼簾的是幾排紅磚瓦房,房前屋后,道路兩旁,栽種著高大挺拔的楊樹和婀娜婆娑的柳樹。營區沒有圍墻,磚瓦房的周圍全是莊稼地和菜地。進入營區,迎接我的,除了本班的幾個戰友,再就是跟在他們身后的幾只大狼狗。連隊里還喂養著狼狗,這讓我感到很是新鮮。跟著的這幾只狼狗,不僅個頭大,模樣長的也非常兇。在去往宿舍的路上,有只黑褐色的大狼狗不時地往我跟前湊,嚇得我趕緊往班長身旁躲。班長看到我害怕,一邊大聲呵斥著狼狗:“去,靠邊去!”,一邊微笑著對我說:“你甭害怕,它不會咬你的。你剛來,它這是在和你套近乎?!?/span>

吃罷午飯,我躺在木板床上休息。那只黑褐色的大狼狗,竟然趴在我的床前不走了。我剛回來,和這些狼狗還不熟悉,這么個大家伙趴在我的床跟前,嚇得我大氣不敢喘一口,生怕鬧出點動靜惹著它,萬一站起來咬我一口,那還了得。我忐忑不安地平躺在床上,大氣也不敢喘一口。過了一會,發現這只狼狗模樣雖然長的兇,可并無傷害我的意思,心里也就漸漸地放松下來。我躺在床上,側歪著頭,悄悄地端詳著這只狼狗。這家伙長的確實太大了,它趴在地上,頭尾相連,竟和我睡覺的床板差不多長。兩只粗壯有力的爪子往前伸著,如同我的胳膊那般粗。大大的腦袋頂上,豎立著兩只三角狀的耳朵,耳廓向著前方,不時地微微轉動著。一對黑亮的眼睛,十分警覺地注視著前方。它的嘴巴很長也很大,上下頜張開著,咻咻地喘著粗氣,白且尖利的牙齒外露著,長長的舌頭耷拉在嘴巴外面,看上去很是瘆人。這只狼狗的皮毛非常漂亮,毛長絨細,從頭部開始一直延續到脊背,均呈黑褐色,前胸及脊背往下,逐漸過渡成金黃色。尾巴長而粗,毛茸茸,金燦燦,看上去甚是惹人喜愛。

 

 狗通人性

 

回到連隊時間不長,我即與連隊喂養的狼狗混熟了。全連四個排,每個排各喂養著一只狼狗。皮毛呈黑褐色的這只大狼狗,是一只血統純正的德國牧羊犬,名曰“虎虎”,是我們排喂養的。其他三個排喂養的都是中華狼青犬,分別取名青青、旺旺和豆豆。狼青犬皮毛呈青灰色,身形高挑矯健,體質強壯有力,動作敏捷靈活。

與狼狗接觸時間長了,我越發感受到狼狗是那樣的聰明與可愛。狼狗的認知力非常強。全連上百人,都穿著同樣的綠軍裝,對于連隊的每一個戰士,狼狗全都認得過來。狼狗的聽覺極其靈敏。連隊的司號員吹什么號,干什么事,它們全都知道。早飯號一響,狼狗無論跑出去多遠,它們都會飛奔而至,保證耽誤不了進食。連隊軍訓或上工的號聲一響,它們都會自動跟隨在隊伍的后面。這時倘若把某一只狼狗單獨留在屋子里,就是撞破玻璃它也會跑出來跟著隊伍走。狼狗是連隊最好的哨兵。它們以連隊營區作為自己的警戒范圍,倘若沒有本連隊戰士帶領,連隊以外的人是不敢貿然進入營區的。每到晚上,四只狼狗分別蹲守在營區的四個角落,無論盛夏酷暑,還是寒冬臘月;無論狂風暴雨,還是大雪紛飛,狼狗都蹲守在自己的崗位上,忠實地警衛著整個營區。只要狼狗在,戰士們可以放心大膽地睡覺。狼狗是忠誠優秀的警衛員。戰士外出執行任務,喚上狼狗同行,比帶上槍支都保險。一天晚上,我奉命到晏城鎮執行任務。深更半夜,地廣人稀,我單人獨行在這荒郊野坡間,心中有些打怵。幸虧虎虎、青青跟著我。它們如同訓練有素的警衛員,青青一直跑在前面帶路,它一會兒向著前方跑出幾十米,確信沒有危險,再迅疾折返回來,仿佛在告訴我:“前方安全,可以放心大膽前行?!被⒒t負責殿后,它始終不離我的左右,腦袋向前伸著,鼻子貼近地面,不停地嗅著什么,仿佛時刻準備攻擊來犯之敵。有青青、虎虎保駕護航,我心里踏實多了

 

 同甘共苦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部隊的伙食標準比較低。每位戰士每天的伙食費僅五角四分錢,還需要粗、細糧搭配著吃。連隊每周改善一次伙食。這天中午,連隊改善生活,每人一個肉燒餅。連隊戰士都是些二十歲左右的小伙子,在農場干的又是體力活,一人一個肉燒餅壓根就不夠吃。值日戰士在炊事班領取肉燒餅時,順便捎回一些粗糧窩窩頭。那時的營房條件也很差,戰士們就餐,既無餐廳,也無餐桌。每到吃飯時,以班為單位,就地圍成個圈,戰士身坐小馬扎,夏天在院子里吃,冬天則在宿舍里面吃。連隊難得改善一次生活,戰士們從坡里回來,又餓又累。值日戰士剛把肉燒餅分完,大家便狼吞虎咽地吃起來。肉燒餅散發出誘人的香味,虎虎半蹲在戰士們身旁,眼睛盯著戰士手中的肉燒餅,饞得口水順著長舌往下流淌??吹交⒒挼哪强蓱z樣,戰士小張從鋁盆中拿起一個窩窩頭,順手遞到虎虎的嘴邊:“虎虎,快吃吧!知道你餓了”?;⒒⑿毖鄢蛑C窩頭,不情愿地張嘴接著,含在嘴里,不咀嚼,不下咽。它的雙眼仍然緊盯著戰士手中的肉燒餅。

看到虎虎那不情愿的模樣,戰士小王感到不解。

“這是咋的?連窩窩頭都不吃了?!闭f著,他從鋁盆中又拿起一個窩窩頭,再次遞到虎虎的嘴邊。

虎虎還是不情愿地張嘴接著,仍然是含在嘴里,不咀嚼,不下咽。

“哎呀呀!大家伙快看看,咱虎虎慣得真沒樣,連窩窩頭都不想吃了。我們好不容易改善次生活,它也想跟著吃好的?!睉鹗啃±钜贿呎f,一邊又拿起一個窩窩頭,遞到虎虎的嘴邊上。

虎虎很乖巧,似乎也很紳士,它沒有拒絕戰士的施舍,依然張開嘴,接著窩窩頭,但就是不咀嚼,不下咽。從它那很不情愿的表情中,似乎透露出無聲的抗議和不滿:“咱們是同甘共苦的戰友。你們吃香噴噴的肉燒餅,偏偏讓我吃窩窩頭,我才不吃呢!”

虎虎的嘴巴可真大!它的嘴里竟然含著五個窩窩頭。當有的戰士再要喂它窩窩頭時,虎虎扭轉身子,悶不吭聲地跑出了屋子。它跑到一棵柳樹下,后腿撐地,兩只前爪快速刨挖著地面。一會功夫,虎虎刨挖出一個小土坑,隨即把含在嘴里的五個窩窩頭全吐到了坑里面,然后,又用前爪將土坑埋好,以備晚上享用。緊接著,虎虎快速返回屋里,像是一個在大人面前撒嬌的孩子,一會兒去偎偎這個戰士,一會兒又去蹭蹭那個戰士,眼睛仍然緊盯著戰士手中的肉燒餅,嘴里不時發出哼哼唧唧的低叫聲,如同一個調皮的孩子在向大人要吃的。瞧見虎虎那副憨態可掬的模樣,戰士們都不忍心了。班長率先把手中的肉燒餅撕下一塊遞給它,虎虎高興地張嘴接著,一邊大口咀嚼著肉燒餅,一邊搖晃著長長的大尾巴,向班長表達著謝意。班長帶了頭,其他的戰士紛紛撕下肉燒餅喂給虎虎,自己卻默默地啃起了窩窩頭

 

  犬蛇殊死大戰

 

狗與蛇,兩種完全不同的動物。狗屬犬科哺乳動物,體型大,善奔跑,攻擊力強。蛇乃爬行動物,身體柔軟細長,表面覆蓋著鱗片。狗與蛇,天生的冤家。這兩種動物一旦打斗起來,那可是絕對的精彩絕倫,驚心動魄。在連隊的那些日子,我親眼目睹過數次犬蛇大戰,最令人難忘的是虎虎、青青與毒蛇“風梢”的殊死搏斗。

盛夏的黃昏,全班戰士正圍坐在院外的柳樹下吃晚飯。突然,一條黑褐色小蛇從樹上跌落下來。這蛇一尺多長,手指般粗細,渾身黑褐且呈白色花紋。它從樹上跌落下來之后,身子平躺在地上,三角狀的蛇頭昂立著,一對綠豆粒大小的眼睛緊盯著圍觀的戰士,紫紅色的蛇信子從口中不斷伸出又縮回。我不禁想起《捕蛇者說》里“異蛇,黑質而白章;觸草木,盡死;以嚙人,無御之者?!辈挥勺灾鞯睾笸肆藥撞?。

臨沂籍戰士小王,乃全連出了名的玩蛇高手。無論什么樣的蛇,只要讓他逮住,或玩弄于手,或圍系腰間,或頂戴頭上,無不服服帖帖。這次,當他面對眼前這條狂妄、陰森的小蛇時,卻始終不敢貿然出手。他神情緊張地盯著小蛇,大聲呼喊著:

“這蛇有毒!都躲遠點!千萬別讓它咬著!”

“這蛇就是老百姓所說的“風梢”。據說它能在麥芒尖上行走。毒性極強!”另有懂蛇的戰士附和著說。

別看這條蛇的個頭小,卻有一股獨步天下的大俠味道。這么多人圍著它,小蛇猶入無人之境,不躲、不閃、不逃。連隊玩蛇高手都不敢靠近,其他戰士自然是退避三舍,躲在遠處觀望。

沉寂片刻,戰士們忽然想起了狼狗。對!快喊狼狗!大家伙不約而同地大聲呼喊起來:

“虎虎——!”

“青青——!”

隨著一聲呼喚,虎虎飛奔而至。急匆匆趕來的虎虎,突然發現了躺在地上的小蛇,渾身的皮毛驟然豎立起來。它身子急速后傾,上下頜骨張開,目露兇光,對著小蛇高聲狂叫。平躺在地上的小蛇,面對著張牙舞爪的虎虎,上半身頓時豎立了起來,三角狀的蛇頭在空中前后左右不停地晃悠著,紫紅色的蛇信子如疾風閃電,飄忽不定地從口中吞吐著,隨時準備迎擊來犯之敵。雙方對峙了一會功夫,虎虎率先向“風梢”發起攻擊,只見它后腿一蹬,猛地向“風梢”撲咬了過去。萬萬沒有想到,平躺在地上的“風梢”,陡然間全身離地,像強弩射出之利箭,沖著虎虎就咬了過去?;⒒⒁姞畲篌@,急速后撤躲閃。在一旁觀看的戰士,見狀都驚出了一身冷汗。

“哎呀!我的媽,這“風梢”太厲害了。竟然能全身飛離地面?!?/span>

“咱虎虎萬一被它咬著,那可就沒命了!”

看到眼前的情景,戰士們開始替虎虎擔憂起來。有人提議:“別再讓它們打了,快找家把什,把蛇趕跑算了。千萬別讓它傷著咱虎虎!”

虎虎與“風梢”,一會狂叫對峙,一會相互攻擊,連續大戰數個回合,仍然難分勝負?;⒒⒎峭瑢こ5目窠新?,引來了青青??癖级鴣淼那嗲?,一眼瞅見了躺在地上的“風梢”,皮毛驟然豎立,它齜著牙,咧著嘴,對著小蛇不停地狂叫,卻未敢貿然上前攻擊。青青來了,虎虎的勁頭更大了。開始,虎虎和青青同時從正面向“風梢”發動攻擊,小蛇毫無懼意,一會兒騰空躍起,奮力迎擊;一會兒又立起身子,與雙犬怒目對峙。兩只狼狗同時從一個方向攻擊“風梢”,效果并不理想。雙犬遂改用前后夾擊戰術,虎虎仍從正面發動攻擊;青青則繞到“風梢”后側,對其尾部進行偷襲。前后夾擊戰術果然奏效。開始,“風梢”對于雙犬的前后攻擊,還能靈活地轉動身體,及時迎擊或躲避。隨著雙犬攻擊力度不斷加強,“風梢”很快便首尾難顧了。犬蛇大戰時而緊張激烈,時而放松舒緩?;⒒⒂忠淮螐恼嫦颉帮L梢”發起攻擊,“風梢”拼盡全力,騰空應戰。蛇身剛一落地,青青從后面又發起攻擊,“風梢”急速折身回咬。就在它折身回咬的瞬間,虎虎快速撲上去,一口咬住了“風梢”的頸部?!帮L梢”在地上拼命地翻滾、掙扎著。憤怒至極的虎虎,一邊狠命地撕咬著“風梢”,一邊使勁地晃動著它那碩大的腦袋,將“風梢”在地上來回地摔打。俗話說“蛇打七寸”,“風梢”即便毒性再強,可一旦被咬住了七寸部位,便失去了進攻的能力。這時的虎虎,沒有一絲的憐憫與松懈,它兩只強壯有力的爪子,死命地摁住“風梢”的身子,鋒利的牙齒撕咬著小蛇的頸部,自上往下,一段段地撕咬,一段段地咀嚼,待到撕咬到“風梢”尾部時,它基本上就不再動彈了?!帮L梢”被咬死了!狼狗勝利了!犬蛇大戰以狼狗的勝利而告終。親眼目睹犬蛇大戰的戰士們,無不為虎虎、青青的機智、頑強而驕傲。

 

  狗兔圍剿大戰

 

狗與兔子都極善奔跑。兩者到底誰跑得快?百姓俗語:“狗攆兔,差一步?!笨裳芯咳藛T測算數據是:狗每小時奔跑速度為64公里,而兔子是56公里。既然狗比兔子跑得快,百姓間為何還有“狗攆兔,差一步”之說呢?其實,這兩種說法各有依據和道理。研究人員測算的是狗、兔實際的奔跑速度。百姓俗語中包含的不僅僅是狗、兔奔跑的速度,還蘊含著兩者的綜合技能。兔子乃食草動物,生性溫和懦弱,與兇悍的狗類相比,它處于絕對的劣勢。兔子奔跑速度雖然比不上犬類,可兔子生來即具有一種躲避襲擊、保護生命的“絕技”,那就是在高速奔跑中,一旦遇到襲擊,它能快速“急?!被颉凹惫諒潯?,以此有效躲避攻擊,保存生命。因此說,狗兔大戰,比拼的不僅僅是速度與耐力,更是進攻與躲避的智慧與技巧。

寒冬臘月,天寒地凍。田野中的莊稼全都收割完了,營區周圍是一眼望不到邊的平原。此時,正是狗逮兔子的好時節。周日上午,吃罷早飯,我約合幾個戰友,帶上虎虎、青青、旺旺,來到這光禿禿、平坦坦的田野間。三只狼狗在田野間撒歡般地奔跑著,我們隨手從地上撿起一些比較大的土塊,奮力向遠處拋擲著。這就是老百姓所說的“轟兔子”,目的是把躲藏在草叢間的野兔轟出來。

“快看,那邊有只野兔!”

戰士小張首先發現目標。順著小張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見一只灰褐色的野兔,身體貼著地面,在田野間飛一般奔跑。

突然發現了野兔,大家群情振奮,高聲呼喊著狼狗。就在我們高聲呼喊狼狗之時,三只狼狗早已發現了目標。它們像離弦之箭,飛快地追趕著野兔。野兔發現身后有狼狗追趕,它奔跑的速度更快了。緊追了一段距離,虎虎率先接近了野兔。

“快看!虎虎追上野兔啦!”眼見著虎虎追上野兔,就在虎虎準備俯身撕咬的瞬間,野兔突然就地一蹲,立馬在原地停住了?;⒒w快地從它身邊掠了過去。隨著慣性,虎虎又向前奔跑了一段距離,方才停了下來。待到虎虎調轉身子,再要追趕野兔時,它已經朝著相反的方向跑遠了。野兔用同樣的伎倆,先后避開了青青、旺旺的追擊。我們在遠處看得真切,既為狼狗的神速、勇敢而自豪,又為未能逮住野兔而遺憾。

“咱們的狼狗跑得可真快!”

“狼狗跑得快,可這野兔也太狡猾!眼看就要逮住了,可每次總讓它逃脫,真可惜!”

野兔倘若面對的是一般的犬種,它使用這種保命絕技,肯定是能脫逃成功的??山裉?,野兔遇到的卻是體力好,野性足,韌性強的狼狗。三只狼狗同時從一個方向追捕野兔,未獲成功。聰明的狼狗遂改用包抄圍剿戰術。只見虎虎抖擻精神,一路狂叫著,又從正面向野兔發起攻擊,野兔向著前方在拼命地飛奔。青青、旺旺從野兔兩側悄悄地包抄了過去?;⒒恼孀窊糁巴?,眼看就要追上時,野兔故伎重演,重新使出“急?!苯^招,只見它屁股一蹲,身子立馬停住,一個急轉彎,迅即向左側方疾跑。正在這時,青青從側面包剿而至,正待俯身撕咬之時,野兔又是一個立身急停,它調轉身子,剛要向右側逃跑,旺旺拍馬趕到,一口咬住了野兔的耳朵。野兔一邊凄厲地慘叫著,一邊拼命地掙扎著。就在此時,虎虎、青青先后趕到,它們同時撕咬著野兔。

“野兔逮住了!狼狗勝利了!”戰士們群情激奮,歡呼雀躍。

     

      虎虎生崽

 

虎虎懷孕了,虎虎快當媽媽了??吹交⒒⒛侨諠u長大的肚子,全連戰士既高興又激動?;⒒⑾硎芷稹疤刈o”待遇。戰士們為它蓋起了犬舍,用綠色舊軍被為它鋪就了產床,還為它開起了“小灶”。這天晚上,我帶著虎虎出去溜達,它有點戀窩,很快就回來了。

“看樣子虎虎今晚能生”。我對五班長說。

“今晚肯定生!”五班長饒有把握地回答。

晚上十點多,虎虎出現了煩躁不安的跡象,它在犬舍里用爪子不停地刨跶著地面。過了一會,它又趴在棉被上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嘴里不時發出低沉的叫聲。有過接生經驗的五班長,忙不迭地做著接生前的準備工作。熄燈號雖然早已吹過,一些熱心的戰士依然守候在犬舍前,大家期盼著虎虎寶寶盡快誕生。

過了一會兒,虎虎側臥起身子,尾巴竭力向上翹起,一只后爪在空中不停地伸蹬著?;⒒⒃谟昧?,虎虎在使勁!就在這時,一個透明白膜包裹著的狗寶寶漸漸露出來了,一些黑綠色的液體順著透明白膜往下流淌?;⒒Ⅱ榭s著身子,把頭伸向尾部,用舌頭快速地舔吮著流淌著的液體。就在舔吮的當兒,那個由透明白膜包裹著的狗寶寶從母體中全部脫落了出來?;⒒⒗^續用舌頭舔吮著透明白膜并將其全部吃掉。之后,虎虎用嘴小心翼翼地將狗寶寶叼到自己的臉跟前。剛生下來的狗寶寶,渾身黑黝黝、肉呼呼、光溜溜,閉合著眼睛,蠕動著四肢,嘴里發出稚嫩的、時高時低的“吱——吱”的哼叫聲,憑借著氣味,在急切地找尋著媽媽。平時那么英武、兇猛的虎虎,這時,卻是那樣的溫存,它雙眼深情地凝望著自己的孩子,舌頭在不停地舔吮著寶寶的頭部、身子,還有四肢,。待到將狗寶寶全身舔吮干凈后,虎虎又用嘴將寶寶叼到自己的肚子前面。狗寶寶東倒西歪地爬行著,奮力地鉆進了媽媽的懷抱,小嘴緊含媽媽的奶頭,使勁地吸吮著......   

城市中長大的我,平生第一次看到狗媽媽生寶寶。狗媽媽生寶寶的感人場景,使我的心靈受到極大震撼。這場景,使我深切地感受到母愛的神圣與偉大;這場景,使我深深懂得了什么叫舔犢之情,什么叫血肉相連。天亮了,虎虎寶寶全部生出來了,三公兩母,母子平安。

虎虎寶寶的降生 ,為連隊帶來了生氣,給戰士們帶來了歡樂。 戰士們精心喂養著虎虎,虎虎悉心養育和照料著虎寶寶。十幾天后,虎虎寶寶就能睜眼了?;⒒殞毐犙鄣哪且豢?,最讓人激動與銷魂。——一只只胖乎乎、活潑潑的虎寶寶,突然間眼睛就睜開了。剛睜眼的虎寶寶,眼睛雖然不大,可黑色的眼睛卻像琉璃球那樣黑亮。這些活潑可愛的小家伙,自出生以來,這是第一次睜開眼睛,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媽媽,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兄弟姐妹,它們在犬舍里興高采烈地追逐著、跌跌撞撞地跑動著。

在我們的連隊,狼狗如同戰士喂養的孩子,朝夕相處,形影不離,彼此結下了深厚的情誼。老兵退伍之時,戰友與狼狗難舍難離的場景始終讓人難以忘懷。綠色軍用卡車的馬達在轟鳴。退伍戰士隔著卡車擋板,在與戰友握手話別。通靈人性的狼狗全來了,它們似乎知道這樣的離別意味著什么。狼狗仰望著車上的戰友,圍繞著汽車在焦急地奔跑著,虎虎等幾只狼狗朝著車箱擋板不停地撲跳著??ㄜ囬_動了,車上的戰士紛紛立起身,一邊揮動著胳膊,一邊大聲哭喊著:“虎虎——”“青青——”......連隊的狼狗,像瘋了一樣,狂叫著,奔跑著,拼命地追趕著汽車......

 

時光荏苒,日月如梭。轉瞬間四十余年過去了。在這四十余年的時間里,我時常想起連隊的狼狗。每當想起連隊的狼狗,我仿佛又回到了那個充滿活力的青春時代,又回想起那如火如荼的軍營生活。
作者簡介:

于春生,畢業于山東大學。退休前任山東省口岸辦主任?,F為中國現代文化網作家委員會副會長。被評為“全國實力派優秀作家”。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從軍。文章描寫的是狼狗,回憶的是火熱的軍營生活。先后發表過《史前陶器酒具賞析》、《山東古陶文化源遠流長》、《融中西之精粹 創時代之畫風》等史論和美評文章。發表的散文主要有《美哉  環城公園》、《雛燕初飛》、《中秋念月兒》、《師愛如母》、《醉美七仙嶺》、《醉美塞班島》、《素和堂里暖如春》、《又是槐花飄香時》、《重回萊鋼》、《泰山奇石 天地精靈》、《母親的壽衣》等。其中:《母親的壽衣》榮獲“和平崛起?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全國文學創作大賽散文獎特等獎”;《醉美塞班島》榮獲“全國酈道元山水文學大賽一等獎”;《中秋念月兒》榮獲“第二屆全國中華散文網最美美文獎”;《師愛如母》榮獲“全國萬商聯杯讓愛飛翔公益征文大賽二等獎”;《美哉——七仙嶺》榮獲“桂林杯中國最美游記第二屆文學藝術大賽最美文獎”。

 

我要評論

爆料平臺

掃碼關注315消費文化網
新聞熱線:13401086968
郵箱:kjxxb2008@126.com
歡迎網友投稿爆料

視覺焦點

意見建議 返回首頁
高潮喷吹中文字幕在线视屏